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思元外语 >

日语外来语的泛滥时是好是坏@南通上元日语培训

2020-10-23 13:01 南通本部校老师
外来语的引进这件事本身对日语而言是是利大于弊的。但泛滥地使用外来语不管是对于哪一个语言都是异常现象,并且会成为负担。那么接下来南通上元日语培训班老师来给大家具体分析下
日语词汇主要由四种组成,分别是:「和語」(例:挑む)、「漢語」(例:挑戦)、「洋語」(例:チャレンジ)と「混種語」(例:省エネ)。我们日语学习者所说的“外来语”指的便是「洋語」。
严格来说,「漢語」和「洋語」都是外来语,但是日本人民不会把「漢語」当作外来语,并且他们认为「漢語」是“日本語”的一部分。可是他们却把「洋語」单独作为「外来語」看待。为什么大量使用「洋語」的日本人,把「漢語」当作自家人,对「洋語」却有所见外,并把它叫做「外来語」呢?南通上元日语培训班老师从发音、文字以及词汇三个方面来剖析一下。
发音:「漢語」进入日语后导致了日语发音的体系的改编,产生了“拗音”、“长音”和“促音”,这三种发音直到现在都频繁的出现在日语中。而「洋語」对日语发音体系的影响甚微,尽管会有类似于ファ、ティ这样的“合拗音”,用来对应「洋語」里的发音,但仍属于拗音范畴,其使用范围也只限于「洋語」,并没有对发音体系造成大的影响。
而发音体系则语言最根本的地方。

另外,日语里的「漢語」词汇,多以双字词为主,发音大多占4拍,日本语言学家金田一春彦提出,日本人对四节拍的单词有一种莫名的偏执,对于长音节单词的省略,则更会偏向于省略成四节拍词,例如:“就職活動(しゅうしょくかつどう)”变成“しゅうかつ”,“原子力発電”变成“げんぱつ”,除了「漢語」,「洋語」也是一样,例如大家熟知的“パソコン”。「洋語」不省略的话,就会出现大量特别长、音节特别多的词,可是日本人真正能省略的「洋語」有限,因为很多「洋語」省略的话就会和其他「洋語」词汇同音,两个意义完全不一样的「洋語」就会变成同一个词,极易造成误会。例如「カラオケ」的里オケ,其实是「オーケストラ」的省略,而不是OK。
虽说「和語」自身也有音节较长的词,诸如こころざし(志)啦,さかのぼる(遡る)啦,但是从词源上看这些词是都是可以当成两个、三个词的复合词,如「志」=「心」+「指し」、遡る=「坂」+「登る」,记忆起来依然很容易,反观「洋語」,例如コンプレックス要怎么分?按词根词缀吗?那更长的洋語又要怎么分?英语里complex这个词也就两拍,可变成「洋語」后则变成七拍,这是极其不便的。而「漢語」在日语里也是可分的,可以分成单个的汉字,并且音节的数量比也是比较少的。
文字:由于汉字具有表意性,所以和語词汇也被赋予了汉字,比如「危ない」、「切る」、「取る」、「安い」等等,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通过汉字就能理解意思,即使「和語」和「漢語」这两种来源完全不用的词汇,通过汉字表意性的特点连接了起来,形成了一种不可割裂的连接。「洋語」则仿佛与「和語」有着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一般。
从以上两点我们可以看出,「洋語」无论是读还是写,瞬间就可以被认出是“外人”,而「漢語」则巧妙地取得了日本人的文件认同感。
词汇:日本人造词更喜欢使用汉语造词的方法,即“复合造词法”,明治时代大量的和制汉语:例如「経済」「社会」「哲学」「抽象」「教育」等,这些原本属于汉语里的造词思路深深地融入到日本人的习惯,导致他们对「洋語」也进行同样的造词法,如:オートバイ(auto bike)、オープンカー(open car)、オフィスレディ(office lady)、サラリーマン(salary man)等。想这些词,和英语母语者相比懂英语的中国人会更容易接受,因为这种造词法和我们汉语太像了,但是却和英语的造词法相去甚远。
综上所述南通上元日语培训班老师认为,「洋語」与「和語」,在方方面面都存在着难以跨越的鸿沟,适量的引入外来语的确是有益于语言的发展,但是目前看来,日本,在使用外来语这方面,的确是过度了,作为一个只有112种音节的语言,却妄图承受数有着万种音节的英、法、德词汇,并且全部用表音文字来标注,不管是对外国人还是日本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便。
 

上一篇:教你一些BEC阅读小技巧@南通上元公共英语培训中

下一篇:抗日神剧里的日语是真实存在的嘛@南通上元日语